今年的丰水季矿业注定一波三折,云南四川挖矿政策再现反复

  • 时间:
  • 来源: 网络
  • 分类: 新闻
  • 221条评论
  • 528浏览

挖矿[wā kuàng]本身是没有原罪的,矿工[kuàng gōng]出于共识,按照市场规则付出成本(电费、机器等)换取商品(比特[bǐ tè]币),挖矿是一个[yí gè]完全市场化的行为。但是矿业[kuàng yè]一直被边缘化、灰色化,很大的原因出在比特币身上,因为比特币的理念不被社会主流所认可,所以挖矿除了小众以外还是一个半地下的产业。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矿机[kuàng jī]生产、流通的环节在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的地方都是合法合规的,甚至已经有矿机生产企业成功上市,但是仅仅隔着一个环节的挖矿就变成边缘化的一个产业了。不管我们如何辩解,最为直观的是:监管层面一有风吹草动,都会让矿业受到冲击。

一、政策[zhèng cè]摇摆,矿工称每年丰水[fēng shuǐ]期都很“刺激”

2019年,国家发改委的征求意见稿中将比特币挖矿列入落后淘汰产业目录中,尽管正式文件中又将矿业从目录中移除,但是仍在业内引起不小的震动。

2019年6月,四川政府对大渡河沿岸矿场[kuàng chǎng]展开整顿,恰逢丰水期[fēng shuǐ qī],业内同样备受压力。

2020年5月,比特币挖矿被四川省内凉州等多个地级市纳入丰水季电力消纳计划的支持产业,计划配套专门的产业园区。

2020年5月,四川省金融办发文要求省内各级政府:“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活动”

2020年6月,云南德宏州对辖区内的矿场重拳出击,限期拆除64个矿场项目,这是历史上力度最大的矿场整治行为。

政策摇摆、态度暧昧,不禁止、不鼓励、偶尔还打击一下,让矿工们直呼“心跳加速”。每年的[nián de]丰水期正是矿工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也是各种矿场“整治”行动最频繁的时候。2020年是最为特殊的一年,对待矿业的政策上摇摆更加明显,一方面是经济发展压力增大地方上亟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方面是对于矿业这块蛋糕的分配上还没有形成规则,从环评、基建、消防、电力、金融办等每一个环节都希望在其中取得主导权,所以今年矿业的政策上的各种异常、反复、甚至对立的根源来自于此。

知名的矿业博主-吴说区块链对今年西南丰水各省摇摆乃至于反复的政策有独到的见解,吴说认为云南德宏州本轮整顿是由电力系统在背后推动的,因为今年以来受疫情的冲击,国家电网的盈利为负,于是打算将矿场的用电如数迁移到电网上来,增加营收。

数据显示,每年全球的因为挖矿消耗的电量占全球总发电量的0.33%,而全球超过一半以上的矿机都部署在国内。

作为一名经历过五次丰水期的老万而言,每年丰水期总是要出现事情似乎并不让人意外,但是今年丰水期似乎更像是矿业的多事之秋,在老万看来,除了政策不确定之外,今年主导丰水季挖矿的因素—币价持续性低迷让矿业陷入了某种危机。

二、减半后矿工退场,政策未至矿场或先难以为继

在上周,以丰水季挖矿为主题的矿业盛会在成都持续了一周之久。主办方的一掷千金,媒体的盛大的报道,蜂拥而至的各色人物齐聚西南矿都。大会、沙龙、酒会、夜场,据说那一周整个成都的娱乐场所对每天要召开的相关会议了如指掌,看来圈内人会所嫩模的生活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尽管媒体极尽所能的渲染这场持续一周的矿业会议嘉年华,有币安、火币带着矿池项目开了一个又一个的酒会、大会,为了勾兑更多的矿工。研究机构祭出“8000的币价,挖矿仍有年化30%收益”的积极数据,让已经跃跃欲试的圈外人又坚定了入场挖矿的信心,0.1x的丰水电价已经逼近矿场成本的底线,各种抵贷机构专门为矿工们定制了一系列的方案,发誓哪怕币价再回三千也要让矿工能够放心挖矿。

热热闹闹了一周的成都矿业会议,却掩盖不了一个尴尬的现实,今年来捧场的都是行业外的人士,媒体、项目方、矿场、交易所、矿机厂、矿业服务机构等,独独会议面对的受众矿工们却意兴阑珊鲜有过来捧场的。好不容易搭了一台戏,结果来的都是“水军”,真正的观众并不买账。

以在小健健所在的某矿工群为例,群里就有矿工直言:矿业开大会,真正的矿工都没有去凑热闹,下面的人都是一片附和之声“没去”、“没看到多少矿工在现场”、“我也没去”。于是这场以矿业为名的大会,最后被笑成为“矿业币圈大会”。

小健健上学那会,交谊舞是最热门的选修课,传说这门课有女舞伴分配。于是男生们不惜半夜定闹钟起来抢课,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整门功课都是男生,男生搂着男生跳了一学期的交谊舞,跟成都矿业大会有异曲同工的味道。

那么矿工去哪了呢?答案是今年的矿工哪都没去。自媒体deepflow(深潮)报道今年的丰水期刚开始:“火电矿场全线关停,西南丰水期300负荷空转”。比特币减半让矿工无利可图,丰水期电价也不再像以往一般具备超强的诱惑力,0.1X的电价是锦上添花而币价再往上翻一倍才称得上是雪中送炭。

自五月份比特币第三次挖矿奖励减半以来,矿工陆续选择退出。反应全网矿工竞争情况的挖矿难度连续两次下调,第一次下调6%,昨天再次下调10%。从实时数据看,下一次挖矿难度调整还将下调7.33%至12.73T。这是一个直观的数据,参与挖矿的矿工少了,矿工之间的竞争变小,挖矿的难度自然也就不断的下调。

今年丰水期期四川将有大量的已经建成的矿场面临招不到矿工的处境,业内大佬也被迫上线营业。F2POOL矿池创始人,七彩神鱼也在公开为新落成的矿场揽客,挖矿萧条可见一斑。或许政策还未来临,更多的矿场就因为缺少机器而倒下。

2020年,矿业最大的危机不在场外而在自身。

三、二手矿机与新矿机价格走势倒挂,矿机大厂承受重压

今年的矿业的怪事颇多。矿场终于过饱和了,二手矿机涨价幅度也远远高于一手矿机。

目前市场上一手矿机的成交低迷,新人不愿入场,场内矿工没有换机器的动力,毕竟不少矿工手中机器去年才拿到手的,还远远没有回本。

售价近20000的新矿机,仅靠挖矿就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回本。小健健上一篇写比特大陆s19的文章中也讲过,蚂蚁s19性能优秀但是可能很能成为畅销的机器。

二手矿机的价格反而溢价明显,二手机器与一手矿机的价格走势倒挂。没有矿工愿意承受两年才能回本的风险,博一场丰水季则是他们更愿意玩的游戏。

售价200元/台的蚂蚁s9矿机,每天挖矿收入8.5元电费成本6.33(0.2元/度)纯收益2.1元/台/天。按照5个月300天的丰水期计算,s9一个丰水季总收益为315元,净收益为115,半年的回报率57%,另外还有矿机的残值。

2019年丰水季的一手矿机订单一直排期到2020年初,与今年的矿业的惨淡形成鲜明的对比。2020年比特币发生第三次减半,而对应的牛市却迟迟未到,整个矿业正在步入一场下行的螺旋之中,在丰水电价加持之下仍然一波三折的矿业,拿什么来面对丰水结束后的新常态呢?

END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精彩评论

匿名用户

宝贝儿,看着你我就想按倒你

匿名用户

头发为什么那么难干 就跟你一样

匿名用户

人生前期千万不要因为没钱而觉得悲哀 因为你以后没钱的日子还有很长。

匿名用户

我见过最美的画面,便是你我汗如雨下。

匿名用户

抓壮丁